结婚, 一场和父母对打的独立战争

在亚洲社会我们没有办法跟父母建立平起平坐的关係,即使我们成年、工作赚钱,甚至担任家里主要的经济支柱也一样,父母永远都有一个身为长辈的特殊地位,只要没有疾病或衰老等因素让他不得不退出决策位置,身为子女永远是次要的,只能用提出要求、请求允许、被动接受的方式参与家中的各项决定。

不是我们不想要独立,是我们如果坚持自己的想法,和父母就会产生冲突,这些冲突没有办法就事论事,在以儒家文化为背景的华人社会里,只要和父母意见不和就可能被扣上不孝的帽子,被说是背叛、忤逆、更让人伤心的是自己对父母的感情可能会因此被否决。

父母其实也受到传统观念束缚,表面上说得再怎幺开明,心里还是觉得孝即是顺、顺即是爱,和孩子之间没有冲突才表示自己受到孩子的敬爱。所以即使他们平常不这幺想,或者不认为自己这幺想,但是每当孩子和他们产生争执,让他们心里不快时,还是会觉得被孩子伤害。

在自觉受伤的时候,人都是有攻击性的,必须把压力向外释放,才能够维护受伤的自我感觉。

人的感情和观念是有连动的,一旦父母在观念上认为子女不该和父母对立,就会觉得和自己站在不同立场的子女冷酷无情。当然这种观念和情感的纠结也不仅限于父母和子女之间,而普遍存在于各种情感关係,让家庭,变成永远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战场。

而在我们这个社会里,只要不结婚,就会被父母认为是家中未成年的子女,是「更没有理由不孝不顺」的家中成员,比起已经结婚成家的手足,单身子女更容易被父母要求做东做西,甚至被期待要无条件地奉献时间和金钱来配合父母。

简单来说,未婚者更容易被视为原生家庭的一分子,而且是以自主权、决策权都不如父母的方式,父母就像组织里的会长,子女就像会员,就算组织的运作已经完全是由会员的经济贡献来支撑,会员还是会员,不会有等同于会长的地位。

会员或许可以提案,要求在某些方面做出改变,但会长的否决权还是绝对的,要让父母认可自己真的已经成年,有权决定自己生活方式并且不被干涉,最主要的途径可能还是结婚并且顺势离家,在外组织自己的家庭。

当然,对于结婚后,可能会再度被视为另一个家庭的附属成员的女性,也就是所谓的「媳妇」来说,结婚究竟算不算是一种另类的独立宣言,又或者只是换汤不换药,脱离父母,却被迫接受另一个家庭更强力的管控,这两者的命运大不同,跟选择的另一半大有关係。

从自己的经验出发,思考人们究竟为什幺要结婚的时候,我想到了这样的社会因素,包括文化背景。因为我们渴望建立自己的家庭,在当中获得一定程度的自主权,也嚮往和家人建立平等而且互相尊重的关係,想藉着结婚,让自己的独立性获得家人的认可。

但是虽然我们有这样的想法才去结婚,渴望脱离原生家庭,用自己的想法和憧憬建立一个新的归属,这件事情却绝对不是那幺理所当然,没有人会因为结婚,就顺理成章地拥有想要的一切。

许多人,尤其是女性,是结婚之后才发现想要的权利还是需要勉力地去争取,因为有太多男性还是把「跟我结婚就是进入我家」、「是我们家的媳妇就应该⋯⋯」的想法奉为圭臬,不管婚前讲得再天花乱坠,婚后,自己的小家庭任公婆自由来去、移动摆设,甚至连夫妻俩下班或周末假日要做些什幺,都受到公婆的监督或管理。

不是所有男人都觉得这样做很好,也有些人和妻子一样有着「从父母那边独立」的渴望,但问题就在于长期以来,我们的文化背景强调子女不能跟父母冲突,否则就是不忠不孝,所以他们把结婚后和父母冲突的责任和压力,都转嫁到自己的妻子身上,好让自己在自我感觉上,还是一个听话孝顺的儿子。

周末不一定想要让父母来家里,却会强调「是太太不想这幺做」,在面对父母时不说「我希望你们怎幺做」,而会说「我都可以,但我太太受不了。」

因为自己渴望独立却不敢承认,也不想承受只要争取独立,就必须要和控制欲强的父母产生冲突的压力,于是藉由结婚,把另一个人拉进自己的独立战争,好让自己可以远离风暴中心。

听起来很令人生气,只要是女性就会更感到愤慨,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样的男性确实很多,无论当事人有无这样的意图,是明确的知道自己在「利用」婆媳问题来模糊焦点,还是无意识的这幺做,客观事实都差不多,就是自己保持距离地喟叹「女人总是为难女人」,或者是强调自己「身为男人当夹心饼乾也很痛苦」,然后让妻子代替自己去为小家庭争取自主权,努力,但多半徒劳无功的,和不愿放手的父母建立界线。

有时候我觉得这些人是忘记了自己结婚的初衷,也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放弃独立,让结婚,变成是找人分摊受父母控制的压力,所以结婚之后,不是和原生家庭形成两个各自独立、活动範围偶尔重叠的组织,而是扩大了原生家庭的控制範围。

会长还是那两个,居于底层的会员却增加了,嚮往拥有自己的家庭才结婚的人,结婚之后才发现原来真相是这样,不可避免地会感到失望和痛苦,而这样的情绪带到婚姻里,又会伤害小家庭里的亲密关係。

但是公平一点地说吧,并不是只有男人会把原生家庭带到新的家庭里。不管两个家庭是在表面上互相尊重,还是连表面功夫都没有的落实控制,这种看似独立其实并没有自主权的状态,其实是普遍存在于不同性别的。

亚洲社会的成年子女就像在费力地争取独立的小小国家,却又总是被一句「我是你爸/妈」给彻底打翻,有许多父母所谓的「希望孩子独立有主见」的想法都只是空谈,当他们提到儿女应该尊重父母,意思就是孩子不应该和父母持反对意见。

成年子女无论性别,都在不同程度上,受到父母那表面上放手实则未必的策略所牵制,又因为每个父母的传统观念程度不一,每个子女受到来自父母暗示的「你不能也不应该独立」的压力并不一样。

症状比较轻微的父母,在和子女互相冲突了几次之后就会放手,认清楚所谓的空巢期并非暂时,而是家庭生命阶段的又一次转型。从夫妻,到父母和子女的组合,然后子女成年离家,又回到只有夫妻的两人世界。

不管愿不愿意都必须放手,和子女变成两个家庭的人,子女的家庭有他们自己的运作规则,而自己能干涉的只有自己的家庭。

而症状比较严重,始终无法承认人生阶段已经改变的父母,可能花上整个下半辈子跟儿女争执「该听谁的」、「你连爸爸/妈妈的话都不听了吗?」「身为祖父/母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能想看就看吗?」⋯⋯不断地哀叹子女「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」,却没想过这其实也没什幺错。

适应人生的新阶段永远都很困难,过渡期的痛苦也是当事人自己的责任,然而就像成年子女会因为无法挣脱控制,不断被用力拉回前一个阶段而痛苦挣扎,逐渐年迈的父母也会因为子女想要脱离自己、自己不再拥有权威、不再被子女需要而强烈地感到失落。

人生阶段走到后期,无论身体再好都会有时不我予的感觉,因为内心脆弱而更希望子女陪在身旁。这种情绪有时会让父母无法意识到自己正在尝试控制子女的生活,甚至已经影响到子女的婚姻和家庭,没办法对和自己分开生活的子女怀抱祝福,不愿意放开过去。向父母发表的独立宣言,其实是很多人想要藉由结婚来实现的愿望之一,更进一步证实了结婚的动机不同于恋爱,不是那幺单纯的只是「想和某人在一起」。

但也正因为如此,让人很难不抱怨伴侣婚后就跟婚前不一样了,因为总是要到婚后,这些对婚姻的真实想法才会一一浮现。

和父母冲突的压力如果太大,没有办法承受父母指责自己、甚至对亲朋好友哭诉「儿女不孝」的压力,就很难做到坚持自己真正的愿望,也无法要求伴侣共同坚持下去,有些人甚至会因此转变想法,希望对方和自己一样对父母让步,换取表面上的和平。

被这样要求的伴侣无论男女,都会觉得自己不被当成自家人,不被认可是新建立的家庭的一分子,视情节严重程度不同,有的人是婚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小家庭的存在,身为媳妇/女婿只是这个渴望强化控制的原生家庭当中,地位最低的分支。

一切的问题都与爱情无关,跟两个人感情的深浅也无关,是传统观念和个人意志之间的落差,也是父母和子女之间,不知何时才能改朝换代的权力冲突。配偶其实只是代罪羔羊,不管是婆媳冲突还是翁婿冲突,都可以用来掩饰真相,让真正在斗争的双方否认斗争的存在,强调「我们亲子之间感情还是很好,是我的老婆/老公和我爸妈合不来。」


现在又有另外一个社会因素,让这种两代之间的冲突越演越烈,八〇年代后出生的子女是社会主要的劳动人口,却被沉重的房贷、节节高升的物价、持续衰退的经济、超长工时和低薪压迫得喘不过气。没有小孩时还无妨,顶多是两夫妻租屋、降低消费欲望并且同样超晚下班,但是有了小孩,他们就很难不需要父母的帮忙,无论是人力或财力的支援。

这让两个家庭之间很难建立界线,因为彼此之间的分工合作仍然相当紧密,但两代不仅仅是教养观念不同,对自己的生活也有独立自主的期待,日本就有一个词彙「带孙忧郁」(孙ブルー),用来形容父母总是被成年子女要求协助照顾孙子女,自己的生活步调都被打乱的困扰和愤怒不平。

然而这些四零、五零年代出生的父母,也很难了解子女提出要求时的痛苦,子女渴望独立,却连独立的基本要件—经济—都难以达成。

无论日本或台湾,现在正在享受退休生活、还算年轻的祖父母辈,都是在经济成长最蓬勃的时候投入劳动市场。当时的社会环境让他们的经济能力稳定攀升,不但能够负担子女的补习班和才艺班的费用,还可以带父母出国游玩,不需要父母额外的支援。

现在的小家庭却是靠着倒退三十年的薪资在勉力支撑,买不起房子就无法搬出原生家庭,或者付了房贷就没有钱生养孩子,有孩子的夫妻为了生活不得不选择双薪,又因为超长工时,没有人能够接送年幼的孩子上下学,孩子一旦生病没有人能请假照顾等等的问题,最后还是只能请其中一方的父母提供协助。

既然还需要父母的帮助,怎幺可能从父母那边独立,建立平等尊重的界线而不是受到牵制的关係呢?

结婚成家之后,和原生家庭之间最健康的状态,其实是各自独立、互相尊重、彼此关怀。祖父母能够没有心理负担地含饴弄孙,年轻的父母也可以坚持自己认为理想的教养。但对于无论再怎幺努力,还是无法做到「完全不需要父母帮忙」的小家庭来说,和双方的原生家庭都难以维持这样的关係,而是时不时发生拿人手短、吃人嘴软的压力,还有「究竟谁说了算」的教养冲突。

虽然冲突的本质是一种权力斗争,双方都渴望拥有对自己生活的主导权,祖父母辈可能想要自由地探望孙子女,却不想被定时、定期帮忙带孙的义务所绑住。而儿女也渴望坚持自己理想的教养,却碍于父母的权威、帮忙带孙的「恩惠」而无法坚持自己。

冲突的内部包含了关于亲情、爱情、孝顺的观念,父母处于空巢期,渴望自由却又想抓紧控制的心理,以及子女那渴望独立,却又受迫于现实的压抑与无奈⋯⋯总之两代之争的内部都是极为複杂的,让家庭变成一个战场,三个不同世代都被捲入战局。

每一个现象都有它社会的、文化的因素,也有个人情感牵涉在其中,经济的因素又缩限了个人的选择,有时就是必须做明知道这样不好,却又不得不然的决定。

无论是有独立的想法但心有余而力不足,还是根本不打算和父母建立界线只求表面上的和谐,一旦让自己的家庭变成原生家庭的附属或延伸、父母的权力就会延伸过来,变成婚姻里最大的危机。

相关书摘 ►别想着要成功改变对方,最好的婚姻关係是「朋友」

书籍介绍

《在婚姻里孤独》,时报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羽茜

相爱,我们不够盲目;相处,我们不够聪明。

当时到底为什幺结婚,可能一辈子都在这解谜的过程啊。戳破恋爱时,彼此是天造地设的美好想像,我们开始学习和「真实」的对方相处。对单身的人来说,学习面对孤独很重要。但对已婚的人来说,更重要。因为我们并不会因为已婚,就有一个可以填补空虚、寄放孤独的对象。

不再认为「我结婚,就是因为不想要一个人。」而是接受「每个人都有自己人生的功课」,不把这份功课转嫁到伴侣身上。知道自己有能力让自己快乐,这种认知能让我们克服对关係的恐惧,变成一个更有能力让彼此快乐的人。

这是一段透过婚姻,越来越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幺样的幸福,接纳彼此真实内在的旅程,于是我们能够在孤独中,牵着彼此的手继续前行。

结婚, 一场和父母对打的独立战争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